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玩转白马星KERORO18军曹外传
玩转白马星KERORO18军曹外传

无论是哪个地区,哪个国家,哪个星球,也有各自的文化,如此才会衍生出各自的特色。上一回到三国的时间耗了太多,加上事件牵涉到两个次元,两个国家近二亿人口,结果要劳动全国的科研人员,加上军方的改造人和科学家,动用全国六万台超级电脑,耗时三个月才完成次元重组,目的除了重新接合两个次元,也要清除他们的问题记忆和我所遗下的一切,最后的总耗资达一兆白马元,约值三兆美元(二零零七年币值)。

连续二个月无休假的工作,任何人的精神也会崩溃的,适逢遇上十年一回的狮子座流星雨,马上申请休假一星期,改用乐天龙子的身份获批准后,马上邀请夏美、小雪、桃华、摩亚、冬树和keroro小队来白马星,当然是我亲自操作竞技

神号接送。从她们的回邮来看,她们显得相当高兴,唯独是冬树和giroro,因为

我不能批准在基地内拍照。临行时,阿秋对我说:「这次我也想一起去的,可惜出版社那边抽不出时间来,唯有待你们回来跟我分享吧!」还以为是甚麽大问题,我马上示意传令机械搬它出来。在安装时阿秋好奇地问:「这是甚麽设备来的?」

我笑说:「这是我军的卫星通讯器,那麽我们可以定时跟你联络了。」结果大家也很满意地出发。

航行期间,苹果对我说kululu的行李有点古怪,刚巧kululu路过,瞄到我们

注视他,便笑说:「在谈论我的行李吗?」我俩点头,他继续说:「kuku,全都是我发明的道具,会使这段旅程更愉快的,ku~kukuku……。」句末的笑声使我

俩毛骨悚然,那些怀疑也不了了之。虽然在简介行程期间,我注意到kululu真的

不妥,可惜我不愿抖出来,以免扫兴。

抵达白马星首都卡西奥佩亚的正北宇宙基地后,他们马上举起照相机疯狂地拍照,期望在我没收照相机前,可以留下一张半张作分析,结果tamama首先大叫

甚麽也拍不到,记忆咭全是漆黑一片,然后到keroro、giroro也有相同的情况,

而冬树的则是一片空白。最后夏美瞪了我一眼,我才笑说:「你们的照相机没有故障,而是我军的保密科技生效。离开基地后便回复正常了。」冬树立即鬆一口气,keroro却来个怒目凝视,大概是要找机会报复了。

抵达我那间位于基地一角,佔地五千平方米,楼高三层的机库兼宿舍后,keroro

马上游说我和giroro尝试摩亚的按摩,我当然乐于接受,安排了一间套房外,不

忘分配夏美暂住在隔壁,以防keroro有甚麽蛊惑。

起初摩亚很用心的替我按摩,使我不自觉地睡了,直至隔壁传来夏美的怪叫后,我才凭藉透视眼监察,赫然看到夏美遭大字型绑在床上,keroro和tamama则

穿上蓝星人装,还加了一支自慰器。也是依靠房内的收音器,使我连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

只见keroro生疏地套弄那根自慰器,笑说:「kerokero,上回龙子大人与小

雪大人的事,我们已经分析得一清二楚了,kerokero.」夏美的脸蛋马上泛红,

惧怕一生的清白就这麽断送。tamama接着说:「tama,我们还调查了蓝星人的相

关活动。」keroro马上附和:「我们还将所有数据整理,研製出这根超级自慰器

如意郎君。」

气氛越来越不妙,kululu乘时加油说:「kuku,时间所馀无几了,队长。」

tamama立即飞扑上去,双手强行扳开夏美的嘴,让keroro硬把如意郎君塞进

去,然后急促地套弄,每一下也是全枝拔出来再插进去,粗鲁的动作简直是性虐待。

待keroro把它拔出来后,那根假货居然有白浆射出来,keroro得意地说:「

别轻视我们k隆星人的技术,这些液体不论气味,成份都与雄性蓝星人的完全一样,kerokero.」随着keroro的淫笑声,加上那噁心的扭腰舞,夏美的脸色由红

逐渐变成青色,keroro也得势不饶人,步步进逼夏美的最后防线。

「kero?干麽夏美大人会这麽乾的,插进去时会很痛的。」keroro说完还把

手指插进去,这时摩亚突然说:「对不起,龙子姐姐,伍长,这叫做情非得已。」

我和giroro马上被锁在按摩床上,这种锁的结构强度很高,费了我很大气力

也挣不开,只能气呼呼地望着夏美被他们蹂躏。

keroro很卖力地模彷那些av男优,很用力去舔弄夏美的宝贝,不但没有挑起

夏美的性趣,还把夏美的愤怒直逼上临界点。keroro却不知情地爬起来,握着如

意郎君说:「kerokero,夏美大人,向你的少女岁月告别吧!」然后慢慢将如意

郎君抵近,这种形势不容我选择了,马上操控两边的防卫系统,利用暗藏的激光枪击碎两根假货,还有我身上的枷锁。

面对这麽突然的变化,keroro无力地退后,冷不防从旁飞来数枚飞镖,恰巧

击中了蓝星人装的自爆装置。借助这声爆炸作掩护,我大脚破牆进去,可惜仍然被小雪抢先一步,她不但解救了夏美,还绑起了两隻青蛙。

经过十五分钟,夏美与两隻青蛙的激情独处后,夏美拖着两副残骸出来,看他们已经头崩额裂,全身上下红一片紫一片的不似人形,可惜夏美还说不满意,我便替她出主意,首先用时间锁将keroro、tamama和kululu锁在十字架,竖立在

天台面对指挥塔的方向,借指挥塔所反射的阳光,把他们生晒至黄昏。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摩亚坚持留下来照顾keroro,苦于要达到惩罚的目的,

只好将一个注满水的喷壶交给她,还告戒她不能加水,否则三隻青蛙明天也要继续受罚。

这一天我带领她们参观全国最大的烈士纪念园、首府军事博物馆、行政议事堂,还到市中心的光天游乐场玩了一整天,期间冬树、桃华和giroro则在岩士唐

的陪同下,分别到自然保护区和国防大学博物馆参观,听说他们拍了不少照片。

当晚的馀庆节目是营火大会,除了我们外,苹果、歌莉亚、塔希缇、岩士唐和乔木少将也出席,还有经通讯器联繫的阿秋,使我们玩至深夜三时许才解散。

第二天一早,数下叩门声把我弄醒,进来的是摩亚,她代keroro道歉之外,

还说他们想参观白马星的科技,不过那是昨日的行程,今天预定到文化交流中心和水耕农场,摩亚转用娇嗲的语气恳求,无奈只好委託埃塞克斯来帮忙,带领keroro

小队四处游览。

得悉我批准了请求后,她马上鬆了一口气,说:「龙子姐姐,我还有一个请求。」突然这麽见外使我感到奇怪,便点头示好。她便说:「请妳告诉我做爱的感觉好吗,叔叔说那是蓝星人最喜欢的事,却始终说不出为甚麽会讨人喜欢的。」

这次我真的语塞了,平白无事打开这话题,只有清一清喉咙,一本正经地说:「做爱的感觉,唯一的答桉就是亲身体验,与上次磨镜的感觉差不多。」她立即捉紧我双手,兴奋地说:「差不多不就是有分别吗,龙子姐姐你可以和我做爱吗?

让我体验一下两种感觉的分别如何,这叫做薪火相传。」薪火相传?我想妳是送羊入虎口才对,便佯装勉为其难地答允,牵她到床边说:「做爱的步骤跟磨镜相近,分别只是男方会将阴茎插进女方的阴户,藉此得到快乐,而且女方的第一次会很痛的,妳真的愿意吗?」虽然我想佔有她很久,不过这时还要假装正人君子,才不会破坏形象。

这次摩亚在前奏时主动很多,而且很快便湿透,还用手将阴唇扳开,方便我进入。将龟头插进去后,她全身一震,低声说:「好痛。」过了片刻我才继续进入,看见她紧皱眉头的哑忍,只好慢慢地活动,二十馀下后,她开始哼些低沉的呻吟来,像在诱惑我加速。

兽慾驱使我逐渐加快,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以双手环抱我之馀,还用双腿缠着我,如此快便能投入,使我更喜欢她了。三十多下后她来了第一道暖流,而且全身抖震,像无数触手刺激着老二,结果老二很快便受不了而一洩如注。

三小时后,当我们正在水耕农场享用茶点时,埃塞克斯突然传来通讯说:「乐天长官,刚才国防大学举行例行演习时,有两台战斗堡垒失控,同时keroro小

队乘乱跑光了。」正当我猜测他们的目的时,空袭警报突然响起,天空出现了百多个小型飞行物,在我们上空盘旋一周后,分批俯冲下来,我马上叫小雪保护夏美和摩亚,然后启动战斗服迎战。

确认到它们是低等的蒲公英三号后,马上用机炮展开疯狂的扫射,它们也发射激光还击,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目标竟然是我,不论我迴避往哪个方向,它们硬是穷追,而且在我杀掉了这一批后,在附近的树丛再来一批宇宙杂锦烧gx,而且在她们的身旁也有四隻宇宙猪笼草,我只好破例向邻近的基地要求增援。

起初我担心他们会派些战斗装甲来,以那二十米高的庞大身躯,怎能应付这些一米多的妖怪,结果是我的设想落空了,到步的只有dororo一人。我只好引爆

三个烟雾弹,然后以高速挟走她们三人。

躲进一座空置仓库后,夏美马上质问dororo,他解释说:「只怪在下一时煳

涂,误信了队长的侵略计划,加上我们没有进行事前调查,结果所有以纳米粒驱动的武器都失控,连我们也成了攻击目标。」这下麻烦大了,马上借仓库的电话线,进行讯息潜动工作,才发现整个白马星的通讯系统陷于瘫痪,不单驱使政要资讯区封闭,连军方的任务电脑也停止操作,结果无法确定受灾的范围。

小雪看到我一脸惘然,便说:「这样吧!先由我和dororo出外搜索,假如找

到其他人便带回来,好吗?龙子姐姐。」我无言地点头,然后掏出一份电子地图,说:「我们来个约定吧!一小时后不论结果如何,你们也要到皇家花园找我们,凭这份电子地图便可以进去了。」还按动地图标示皇家花园的位置,才放心送她们出去。

夏美很慌张的从后拥着我,她说:「龙子姐姐,这次我们可以躲过吗?」我转了身抱紧她,柔情地说:「不论怎样也好,我们始终会平安的。」然后低头吻着她,起初她想推开我,可是双手欠缺力量和反抗,不久更忘形地迎合我,结果我们不自觉地躺在地上。

她结结巴巴地说:「龙子姐姐,这个……」泛红的脸蛋加添了三倍吸引力,使我也控制不了,只懂以热吻代替说话,同时双手透进外衣去摸索那双美乳。她将我的手移向腰间,我马上滑进那私人地带,以一轮急速,辅以一轮温柔的刺激,使她的脸蛋红得发烫之馀,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更别想她会反抗了。

由于时间关係,我只是褪下我和她的裤子,便将老二抵在宝贝前,低声说:「夏美,真的可以吗?」她点点头,然后强忍着初夜的痛楚。待我整根插进去后,她险些痛晕了,良久才低声说:「龙子姐姐,请继续吧!我会忍耐的。」我跟她耳语说:「放鬆点吧!需要的不是忍耐,是享受啊!」然后轻轻的抽动,这时她双眼仍残留着点点泪光,侧着头轻咬着手指,只从喉头透出嗯嗯的声音,看见这麽诱人的模样,使我不自禁地越插越快之馀,还把头和手鑽进上衣,抚弄双乳之外,不时用牙轻咬乳尖。

虽然今早跟摩亚来了一回,按道理今次该会持久一点,可惜我还是动不到八十下,老二陆续传来强烈的快感,很快便自动将子孙灌进去,还全身骚软地躺在她身上,垂头静听她的喘息。二小时后我们按约定到皇家花园,阔日杜布立即向我汇报情况,全国百分之九十的电脑网络瘫痪,总统已经发佈紧急状态令,全数战斗装甲处于暂停状态,两台战斗堡垒正与比迪奥和比加撒斯战斗中。总统与总司令正在回程中,现在是副司令汉尼拔上将指挥全军。这回那群傻瓜青蛙真是干得起劲多了。

「那麽在总司令回来前,只剩下我的得律科了,」我颇自满地说:「不管甚麽事也请你们别出去。」然后独自踏出皇家花园,却被地狱火叫住了,他说:「乐天长官,请妳批准我执行火力支援吧!」我摇头说:「不用了,万一你也被纳米粒操控便糟了,还是留在花园吧!」

临行前dororo对我说:「龙子大人,这次是队长闯的祸,请先捉他们回来收

拾局面吧!」我听了只感到意外,毕竟保护白马星是我的职责,正想反问时,他继续说:「那些纳米粒的有效时间只有二小时,不过现在已经接近四小时了,情况仍然没有改善,很明显是队长他们还在洒纳米粒。」

正当我在决定该救人还是捉拿疑犯时,雷达显示一个光点高速接近,识别讯号是总司令银光翔天。既然是救星来到,我们也乐得欣赏他的表演。园外的敌人也感到他的气息,纷纷凝聚在一起,集中所有武器朝他攻击。一轮密集的炮火引爆出一大团烟雾,然后是银光翔天大叫:「你们死期到了,绝招流星雨洒。」接着有无数的光点从烟雾中倾泻,那群涌来的敌人无一倖免被歼灭,使我可以专心去抓他们,却接到总司令传来的座标,他还说:「索特龙正在追捕一个,我负责另一个,馀下的让你去吧!」在市区搜寻了十五分钟左右,发现了目标是tamama,

他正鬼鬼祟祟地蹲在饮水机前。待他离开后,一个途人上前喝水,突然大叫:「干甚麽鬼的,竟然会喷出汽水来,害我一身湿了……」这番话引起两个宪兵的注意,便按途人的指示追上去,冷不防tamama突然从旁扑出来,三拳两脚便打断了

他们的步枪,两人马上退后数步,摆出架式准备战斗。

tamama嘴角翘了一翘,便使出绝招tamama冲击波,我马上跑上去拦在中央,

他马上停下来,说:「小龙,没想到我的对手会是妳,这次看妳怎样败给我吧!」

将全身气力凝聚之后,浑身上下也透出阵阵金光来,我也逞强说:「那麽,请你用那套能量监察器看清楚。」便启动无极昇华,迸发出一团蓝光将我包围,而且我继续让能量提升,刺激他的监察器数值不停上升。

「没可能的,这麽快便……十五万!」他开始不相信自己双眼了,惊讶地说:「十七……二十……二十五,干吗数值越来越快……三十五……妳这隻怪物…

…」只是这麽短时间,那监察器便因负荷过重而爆裂了,tamama盛怒地大叫

:「让我一击解决妳吧!超级tamama冲击波!」同一时间我将一记储气弹打出去,

直冲进他的口内爆炸。尘雾消散后,地上留下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tamama则全

身焦黑的躺在中央,看见他掉了十多颗牙,七孔流血的惨状,也想到桃华定会找我晦气,便利用物质重组的力量替他治疗,然后把他带回皇家花园。

银光翔天和索特龙比我早到一步,看到我把tamama带回来后,kululu便笑说

:「kukuku,想不到你们这麽快便解决了,看来我把你们看得太轻了。ku~kukuku.」

又是这把讨厌的笑声,听得汉尼拔眼角也动了。待丹尼斯上坐后,冬树立即冲出来求情说:「总统阁下,这件事全是军曹贪玩而已,请你饶了他们吧!」夏美和桃华立即上前想拉回他,他却反抗说:「姐姐,桃华,侵略的后果不是说笑的,何况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太坏,快帮助我向总统阁下求情吧!」

看到冬树的表现,丹尼斯不禁笑出来,他说:「甚麽饶恕不饶恕,我从来没有说甚麽,加上这次的演习是我们一早约定,谈甚麽侵略呢!」冬树听了一片茫然,汉尼拔便解释说:「早在半年前,我国已经与k隆星签定了战略性伙伴关係协议,今日的演习在当时已经决定了,而且通知书也在三个月前发出,难道你们没有收到吗?」keroro若有所思地说:「通知书?」马上被giroro抓起来死命地

摇,还大骂:「他说的是上级传来的通知书啊!莫非你连看也没有看过一眼吗?」

keroro便得意地说:「我想起来了,kero.当时我接到摩亚给我的信件后,

连同刚买回来的模型放进柜裡,原来当中有这麽一份通知书的。」居然有这麽煳涂的队长,连汉尼拔也无言以对,giroro说:「又是这套老毛病。看来你该受些

苦头了。」摩亚马上举起露西亚之枪,却被我一手推开,说:「这次教训谁也阻不了。」

然后将一个手榴弹塞进keroro的口裡.一阵震耳的爆炸声过后,keroro双眼

冒烟,整副牙齿全被炸掉了,我才满意的点点头。刚离开房间,dororo便问:「

龙子大人,妳是早已经知道这件事吗?」

我点头,解释说:「我是二个月前才知道这件事,而演习日期是总参谋长阔日杜布所定,环境设定是在狮子座流星雨这盛大的节目中,敌人乘边防鬆懈而潜进首都,使用黑客攻击我军的电脑网络,然后使用生物武器作大规模侵略。要不然,单凭你们的力量,怎会操控到两台战斗堡垒。」dororo和giroro频频点头,

然后giroro说:「那麽我们的评价如何?」汉尼拔便说:「容我说些实话吧!你

们欠缺一个强而有力的指挥,而且小队无协调的分散行动,给敌人逐一击破的机会。」

然后逐一正视说:「先说dororo,你在肯定纳米粒不受控制后,私自中止任

务,跟敌人商讨解决危机的方法。要紧记,服从上级合理的命令,是每一个军人的天职。」

dororo无言以对,接着是giroro,他说:「giroro虽然有冷静的头脑,敏捷

的反应和懂得使用适当的武器,却不重视现场环境,轻视了你的敌人。注意的是别过份依靠自己,要多与队友锻练协同战斗。」虽然giroro也是无言,可惜汉尼

拔也住口,令keroro忍不住向他索取评价。汉尼拔瞄了他一眼,一副不屑的嘴脸

说:「刚才我们发现你时,竟然是在一间百货公司的模型专柜前,你究竟有没有身为队长的自觉性的。」keroro被吓至脸色铁青了,汉尼拔接着说:「tamama的

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只顾把公园的饮水机加装扰流器,使饮用水换成汽水,而且遇上敌人追捕时,竟然是从敌人身旁扑出来,如此低估敌人的能力,你还能称作格斗家吗?」tamama听后一脸苍白,最后汉尼拔有点洩气地说:「kululu的情况

最坏,在操控了敌人的网络后,竟然打开防火牆作静态防御,是想争取注意还是无心追击?」kululu却笑说:「ku~kukuku,很多谢你的讚赏。换我了。」然后

他发出一连串高频的奸笑声,听得keroro各人也受不了,纷纷恳求他住口。

返回宿舍后,冬树、桃华和摩亚一起安慰小队成员,小雪、夏美和我则留在机库内,围坐在一枝蜡烛前,玩一套名为「真心话与斗胆量」的心理游戏。小雪首先问:「夏美,我看妳刚才对龙子姐姐的态度温柔了,妳们是否做了那个?」

夏美马上语塞,慌张地将发言权交给我,我便反问:「小雪,还记得上次的事吗?

妳愿意跟我再做一次吗?」小雪的脸蛋马上泛起红晕,看来她的定力也好不了多少。她还来不及说话,便遭我拥入怀中热吻,鼻息很快便急促起来,使我知趣地伸手上下探索,马上惊觉她的真空上阵,便用手指按摩那桃红色的宝贝。大概是夏美比我们更渴求,她乘我们缠绵间脱光衣服,还替我和小雪解除了身上的束缚。

小雪那白裡透红的肌肤已是极品,加上柔弱的烛光映照下,更加添三分诱惑。

待她的爱液更多后,我才用老二代替手指鑽进去,还是那股紧窄的感觉,而且清楚感到阴道正在不断收缩,加上小雪那柔情似水的喘息,令我逐渐加快了速度,在一抽一插之间,不时偷望在旁心裡骚痒的夏美。乘夏美还在享受时突然把她拉过来,压在小雪的身上,我则把老二夹在她们中间,数下上时数下下的随意抽插,诱使她们轮流呻吟,营造一段合唱版叫床,百馀下之后,我奋力把子孙全挤进夏美的体内。馀下的两日我们已经无心游览了,每到一个景点放下他们后,我、小雪和夏美定会找一间偏房再续前缘,深怕日后连见面的可能也没有,便乘这段最后时光积极做人。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终于到了送行的一日,负责掌舵的是埃塞克斯,歌莉亚担任舰长一职,撒拉托加则是副官。我便追问我的岗位是哪里?乔木少将便说:「不用劳烦乐天长官了,因为陛下有一个新任务给你,还是快去接受任命吧!」

我只好没趣地独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