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魔女天骄之紫嫣雩(加强版)
魔女天骄之紫嫣雩(加强版)
王府南面,正是绕月楼所在,此楼飞檐峻宇,巍峨雄丽,却是湘王朱柏的居所。此时楼外寒风细雪,北风呼啸,而在朱柏的寝室,正直炉火旺盛,偌大的一个房间,满室融融暖意,教人舒心陶醉。

  房间布置极为华丽,麝香涂壁,间金藻绘,可谓穷极伎巧。镂花香案旁、有着一张紫檀床榻,中设扆屏,以作遮掩。这时一个娇柔动听的女子声透屏而出,轻声说道:「朱大哥还想要来么,但妹子已吃不消了,且待雩儿稍作休息,再与哥大战三个回合如何?」原来此人并非谁人,正是紫府仙宫宫主紫嫣雩。自从朱柏朱璎兄妹和她姊妹相称后,三人的感情不由大进,已非一般主子下属身分。

  饶是朱柏早有正室,身边小妾成群,且个个无不是天仙般的美人儿,但朱柏自见了紫嫣雩后,什么娇妻美妾,早已给他抛诸脑后。适逢紫嫣雩也是个薄壳铜锅,一煮便熟,加上紫府仙宫女尊男卑,对男女间的事,素来看得甚轻,终于让朱柏夙愿得偿。

  这时见二人浑身赤裸,紫嫣雩亲昵地趴伏在朱柏身上,朱柏的一条肉枪,仍然停留在她的花径内,而那灼热的热精,全数被花宫吸收入内,端的让人欢愉,因此紫嫣雩一只白玉似的小手,不住地在他胸膛摩挲,昵声问道:」朱大哥,刚才可舒服么?」朱柏抱住这个天仙般的可人儿,加上肌肤相贴,手触之处,无不光滑嫩腻,当真说不出的美好,听她这样问,声音娇柔妩媚,浑身骨头都发起酸来,贴着她耳朵道:「何只舒服,简直美若登天。几日来我不见妳面,也不知想妳多少遍,尤其想到妳和罗开风流快活,心中便即隐隐作痛,若非为了大事着想,如何说也不肯让妳和他干那回事。」紫嫣雩浅然一笑:「你这是吃醋了。也不知是谁叫人去引诱他呢?」朱柏苦着嘴脸,叹气道:「说来都是大哥没用,不慎着了人家道儿,致终日食不甘味,寝食难安。今次是否能顺利把解药弄到,可要靠雩妹子妳了。还有,我这个皇太孙侄儿,不住在外收罗武林高手,连血燕门的人亦暗有和他勾结。只恨我武功低微,眼光光的看着他们悖叛携离,却无法制得住这些人!」紫嫣雩道:「朱大哥你万不可看轻此事,现在若不加以控制,恐怕会祸及自身,到时生妖作怪,翻过枪头播弄于你,可不是玩的。你要雩儿帮你这个忙么?

  若不给点颜色这些人看,先来个杀鸡儆猴,免得到时一发不可收拾。」朱柏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已有此大算,只因这些人还没明目张胆,一时无法拿得真凭实据,但我已暗中使人调查,倘给我知道是事实,到时非要妹子妳帮忙不可。」紫嫣雩笑着道:「你我之间都是自己人了,你的事便是嫣雩的事,哪会袖手一旁,不闻不问呢,只要你出一声,妹子必给你办妥便是。」朱柏素知紫府仙宫的实力,只要紫嫣雩肯出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忽地脑里想起一件事,问道:「还有一事没问妹子,罗开今日突然出现,想必是为了妹子了,瞧来他已经堕入我们的圈套,显然对妳产生了爱意?」紫嫣雩微微笑道:「这个也未必,罗开虽然出道尚浅,但为人聪明机警,若非当日我假意将他迷倒,在他耳边作状一番,恐怕不容易让他相信。说句实话,此人不但聪颖机灵,加上武功了得,江湖众大门派对他均存好感,只要咱们能得他信任,从旁相助,对咱们实有大大的好处。」朱柏见她一说到罗开,总是神采飞扬,言笑晏晏,不禁心中气苦,说道:

  「看来罗开不但武功了得,恐怕床上功夫也有过人之处,我说得对吗?」紫嫣雩白了他一眼:「你啊!便是爱胡思乱想,不是你叫我去勾引他,人家才不会和他上床呢,现在倒反过来说这些疯话儿,看我睬不睬你。」朱柏真的有点怕她气恼,连声道歉,接着道:「今趟皇上举办英雄宴,实是由我提出,好让众门派各献绝艺,比武较量一番,届时推举一名武林盟主,再由皇上御赐」盟主」牌匾。我之所以这样提出,当然是藉此延揽天下英雄豪杰,欲收归朝廷所用。而妹子妳认为,当日会是何人能技压群雄,取得盟主之位呢?」紫嫣雩摇头道:「这个很难说,当今高手实在不少,且各门各派均有他们独到武功,谁能武功天下第一,委实难以预测。但我却认为,罗开的武功可说极不简单,如无意外,他的机会颇高,要是他真能夺得武林盟主一位,对咱们来说,倒也是件好事。」朱柏问道:「妹子何以见得?」紫嫣雩浅笑道:「罗开此人吃软不吃硬,若你强硬要他受命于你,相信必难成事,须得慢慢的来,不可粗之过急。总而言知你放心好了,罗开的事,你便交给雩儿去辨好了,决不会让你失望。」朱柏听见她这番话,多少明白她的用意,脑子里不禁想起她和罗开来,联想眼前这个大美人,赤身露体的在男人身下风流婉转,肆意轻狂,想到这个情景,不由血液沸腾,越想越觉兴动。

  只见他把紫嫣雩牢牢抱在怀中,在她那仙子般的脸上吻了一下,偌大的手掌移至她胸脯,肆意轻薄,那一团滑嫩雪腻的嫩肉,在他手中不住变幻着形状,嫣红的花蕾,在大拇指的拨弄下,早已是手到花开,高高挺立。

  紫嫣雩见他目含欲火,鼻息沉重,知道这个风流王子情兴复动,而她本已停息的欲火,在他不断挑逗下,亦已渐渐窜升,她的脸色渐渐红润,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你这人真是,只乖得一会儿,又要蛮缠人家了。」此时她的心里,亦想要再次的好好爽上一回。

  朱柏一边享受着美人儿的酥胸肉感,一边微喘着气说道:「这都怪妹子实在太诱人,教人如何忍耐得。」话后把眼盯着她的俏脸,只见她桃羞杏让,燕妒莺惭,如此的美貌,一时也难尽说,忍不住咕咚几声,连咽了好几口唾沫。

  紫嫣雩见他痴痴迷迷的瞧着自己,心中亦颇为自满,不由向他轻轻一笑:

  「怎么了,这般看着人家!」朱柏醒转过来,柔声道:「妹子实在是美绝人寰呀!」回她一笑,便即把她抱翻在床,让她朝天仰卧,他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欲念了。

  紫嫣雩不明其意,还没转念,便见朱柏身躯下移,吻上她左边玉峰,唇舌蠕动,细咂峰顶蓓蕾,牙齿亦不甘寂寞地细细齧咬着,但觉乳香扑鼻,嘴里乳肉细腻丰满,口感极佳,有若酥软奶酪,满口留香。

  紫嫣雩嘤的一声,双手捧着他脑袋,十指徐徐插进朱柏的头发,由胸脯传来的阵阵快感,立时直冲脑门,只觉又是舒服,又是甘美,恨不能将朱柏的整个脑袋,都融进胸脯。

  吸吮有顷,朱柏开始转移目标,弓起身躯,往下吻去,咂咂有声,用舌头在白嫩的肌肤上舔刮不止,不时地用舌尖在娇嫩的肌肤上接连点触,先在胸口徘徊了一阵之后,然后吻过紫嫣雩平滑的小腹,又在肚脐眼儿上流连一番,最后才直闯幽门要地,沟壑小溪,尽收朱柏眼里。

  娇媚的娇躯让朱柏看得心头火热,喉头发干,他将紫嫣雩的娇躯摆正,还未有所动作,紫嫣雩已是主动地分开美腿,将美好的桃源春光,尽情地展现在朱柏面前,而朱柏也是毫不客气,当下以指拨开唇瓣,露出内里粉红的桃源嫩心,已见里面浊蜜横溢,雨润高唐,想来紫嫣雩已是情动,而他自己也实在难以再忍,便即凑头过去,张口便吃。

  紫嫣雩虽身经百战,也禁不住他这般轻狂,身子不由一颤,口里啊了一声,两眼一合,螓首往后一撑,阵阵快美直涌将过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时收时放,在朱柏的身上不住摩梭。

  朱柏伸出舌头,又舔又钻,把个美丽的桃源洞府搅得如同哪吒闹海一般,还不时用舌头刮着肥美的肉蒂,一时吃得唧唧有声,一时又吻得啧啧作响,让紫嫣雩膣内春水流完一股又一股,只是无法遏制。

  朱柏舔得兴起,舌尖倏地闯关直进,接着一伸一缩,乱挑乱掘,只感觉内里的嫩肉紧得厉害,有时紧紧夹住舌头不放,让朱柏在吃得爽快的同时也有着一丝疼痛,但是这反而更增加了他的快感,干脆不再抽出舌头,在里面搅拌起来。

  紫嫣雩给他噙住要害,美得挺胸扭腰双腿乱蹬,禁不住从牙缝里迸出声来:

  「你好厉害的舌头,真的要了人家小命了……」话落,双手牢牢按住他脑袋,恨不得让他脑袋整个钻进桃源玉壶,而一双粉白修长的美腿,紧紧箍着他的身体,惟恐他会骤然离去。

  朱柏见她得趣,更是不敢怠慢,再加上自己也是欲火焚烧,于是嘴上丝毫不放松,再加紧三分力,两只大手向前探去,分握她一对玉峰,忘情把玩起来,入手处柔滑无比,让他爱不释手。

  紫嫣雩直美得目饧魂迷,三魂杳杳。一对美眸,已见水光盈然,纤腰美臀,只是扭个不停,什么羞耻之心,早荡然无存,什么罗开,也早已抛到九霄云外,见她双手自动拉开宝穴,往前磨蹭挺送,双腿大张,口里叫道:「再要多一些,深一些……」朱柏听得亢奋异常,抬眼望去,见紫嫣雩口咬拳头,状似极力强忍,但眉目之间,尽是浓浓春意,再衬上她那天仙绝色,实是迷人到极点,不禁愈看愈觉欲罢不能,索性埋头苦干。

  如此弄了盏茶时间,朱柏已见口软舌麻,动作开始缓缓放慢。

  紫嫣雩心魂皆酥,美得如痴如醉,娇躯颤动不止,口里大声叫道:「哦,来了,我要来了……」语毕双手将朱柏的头紧按在胯间,桃源内终忍不住喷出一股春潮。

  朱柏也感觉到紫嫣雩的变化,他两手将两片肉唇分开,口唇大张,接着一股春液如水箭般喷射而出,正打在朱柏张开的口内,朱柏也不在意,一面吞吃着春液,一面将嘴贴到宝穴口,使劲儿吮吸,喉咙咕噜咕噜地动着,吃得极为爽快。

  朱柏的动作让紫嫣雩更是酥痒难当,在朱柏的吞吃动作下,他的舌头仍旧丝毫不停地刮着玉壁,紫嫣雩再次大叫了一声,竟忍不住尿了出来。

  朱柏正吃得起劲,突然一股带着腥臊味的液体直直打入口中,他还来不及反应,已是连吞了好几口下去,他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紫嫣雩竟然尿到了自己口中,此时他竟也不以为意,反而为自己的手段自得,竟让如此美貌的仙子爽到尿身,于是他主动地吸吮起来。

  紫嫣雩淅淅沥沥地尿了个痛快,而朱柏也几乎吃了个饱,当他离开紫嫣雩湿得一塌糊涂的下身时,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紫嫣雩心有感触,于是便叫朱柏卧倒下来,掉过身躯,趴到他胯间,见那眼前之物,已是青茎暴绽,高高地竖将起来,两边的乌黑阴毛,浓密卷曲,那一对黝黑的肉袋,亦是鼓鼓涨涨,想来其中存货不少。当下心中暗喜,也不打话,提起龙枪,先用舌头由下往上舔刮几回,然后将整个龟头也舔了一遍,待得龟头晶莹通亮之时,方樱唇大张,把个头儿纳入口中。

  朱柏只觉一团软腻之物,紧紧把枪头箍住,同时似乎有一条滑软的小蛇,在自己的马眼上不住来回刮舔其趣难言,不由用肘撑起上身,见着美人粉颊波动,一收一放,正自用力吸吮。心里不由暗想:「天下间的美女,我可算见尽不少,不说宫中的妃子贵人,便是在王府里面,无一个不是千桃万选的美女,但迄今为止,还没见一人能美得过她。今趟难得遇着这样美人儿,若不好好的享受一番,当真是暴殄天物了!」想到这里,朱柏已是忍不住按住紫嫣雩粉首,缓慢往下压,同时腰部上挺,以便让肉枪更加进一步地干入紫嫣雩的樱桃小嘴内。

  而紫嫣雩也不拒绝,她一面张大嘴巴,好让肉枪顺利挺进,另一面也不住用舌尖在肉枪表面来回舔弄,就这样迎合间,朱柏的肉枪已是有一半在紫嫣雩的嘴里了,所幸他的肉枪并不是太粗长,但他似乎还不满足,一副要将肉枪全根顶进的模样。

  紫嫣雩虽然替不少人含过肉枪,但是从未有过深喉咙的行为,如今朱柏的动作也让她产生了想要一试的想法,于是她配合这朱柏的动作不停地调整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同时放松喉咙,以便让龟头干得更深。

  此刻朱柏的心中满是得意,想不到如同仙女一般的紫嫣雩竟然配合着自己,看来今天美人儿的深喉是非自己莫属了,于是他双手抱着紫嫣雩的粉首,腰部猛然用力,肉枪来了个全速冲刺,只觉龟头突破了一处柔软且紧窄的所在,然后被四面八方的压力所包围,朱柏松了一口气,终于,终于干进美人儿的喉咙了。

  喉咙被刺痛,像是被强硬地塞进了什么东西一般,连呼吸也不那么顺畅了,不过因为内功的缘故,还并不太难受,不过紫嫣雩明白,朱柏将肉枪完全的干进了自己的嘴巴,而自己从未有人碰过的深喉,也丧失在他的肉棒之下,心中突然有些后悔,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但随即就给玉壶内的骚痒给冲得没了边儿。

  看着紫嫣雩的樱桃小嘴紧紧含着自己的肉枪,浓密的阴毛也覆盖在美丽的俏脸上,朱柏忍不住抽动起肉枪,四处乱顶的肉枪将紫嫣雩的脸颊顶得不时变形。

  紫嫣雩一面配合着朱柏肉枪的顶动,一边也忍不住用手在桃源内不住扣挖,随着朱柏的动作鼻息也越来越粗重。

  但见紫嫣雩手口并用,尽情拈弄,岂料越弄,自己却越感难受,胯间犹如万蚁爬行,浊蜜横溢,难受得要命,而朱柏也不满足于紫嫣雩的嘴巴,于是两人当即停了下来,而性急的紫嫣雩早已忍不住站起身,跨开玉腿坐到朱柏身上。

  朱柏见她这急巴巴模样,肚里发笑,心想世上女人不论美丑,全一般样子,只消勾起她的欲火,还不是百依百随,任从摆布,不过他自己玩了这么久,也是难以忍耐,想要进入正题了。

  便在朱柏想着间,已见紫嫣雩美臀上抬握紧龙枪对准宝物,徐缓坐将下来。

  朱柏这时已见紫嫣雩满脸春情,凤眼微睁,红润的樱唇吐着芳香的气息,越发的诱人,突发奇想,突然用手掌挡在龟头上,不让紫嫣雩坐下身去。

  这时紫嫣雩急了,粉脸涨得通红,纤纤素手抓着朱柏手掌,焦急道:「快,快放开,不要作弄人家了。」朱柏嘻嘻一笑:「好妹子,先别急,让我尝尝你的小香舌吧。」说着也不等紫嫣雩答话,他就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因为他知道,紫嫣雩一定会答应自己的。

  果然紫嫣雩缓缓坐在朱柏的肚皮上,伏下娇躯,没有丝毫迟疑地张开小嘴,吐出了粉嫩的香舌,送进了朱柏张开的嘴巴里。

  又香又软的舌头刚一进入嘴巴,朱柏马上将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先是在香舌表面划了几圈,然后再含住香舌拼命地舔吸起来。

  香舌被对方紧紧含在嘴里吮吸,紫嫣雩情不自禁地和朱柏唇舌交缠起来,她一面用香舌和朱柏的粗糙大舌摩梭,另一面也不时地将对方伸进嘴里的舌头舔含起来。

  朱柏大乐,舌头伸进紫嫣雩的檀口,在她的口腔四处,尽情地舔舐撩拨,不住地将她香甜的唾液吸进嘴里。

  「唔……」紫嫣雩发出难耐的哼声,唾液源源不断地被对方吸走,让她产生了口干舌燥的感觉,于是她也回应地将舌头在朱柏的口中尽情撩弄,搜刮着他的口水。

  朱柏一面和紫嫣雩亲怜蜜吻,一面却翻过身去,将紫嫣雩压在身下,双手在其挺翘肥美的臀部抚摸起来,弹性十足的翘臀,让朱柏爱不释手,一双狼抓深陷进软腻的臀肉中,揉捏不止。

  臀部传来的感觉让紫嫣雩娇躯轻颤,双腿也耐不住的互相摩擦,尤其是桃源内的滚滚热潮更是让她难以忍耐,但是对方好像还没有正式操干的意思,让紫嫣雩是又火又急。

  其实朱柏何尝不想早点上马,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能耐,如果不先将美人儿挑逗几番,他自己肯定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这不,朱柏的一只手又伸进了紫嫣雩的宝穴中挖弄起来,没挖个几下,紫嫣雩的桃源内已是喷涌如潮,将朱柏的整只手掌都打湿了。

  朱柏嘿然一笑,放开了和紫嫣雩纠缠的舌头,盯着她迷蒙的双眼说道:「好妹子,张开嘴巴,伸出舌尖,给你吃好吃的。」紫嫣雩不知道朱柏要干什么,但现在体内的欲火也只有靠他才能解决了,无奈地张开小嘴,吐露舌尖。

  朱柏的嘴巴蠕动起来,他在聚集着自己嘴里的口水,刚刚他想到了一个绝对淫靡的动作,所以忍不住想要在紫嫣雩嘴里实施。

  嘴里的口水越积越多,很快装满了一嘴巴,朱柏这才将嘴巴张开一条小缝,让口水一丝丝的从嘴里漏出,漏出的丝丝口水很准确地滴落到紫嫣雩粉红的舌尖上,然后顺着舌尖流进她的嘴里。

  两人的嘴虽然没有吻在一起,但是中间却连着不住流动的一丝口水,紫嫣雩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但同时她竟也感觉到更加地兴奋起来,嘴里朱柏的口水并没有立即咽下去,同时下身的骚痒更加加剧了。

  还有什么比看着美人儿的檀口内装满了你的口水更加让人兴奋?至少朱柏现在是兴奋至极,看到紫嫣雩的小嘴里渐渐积满了自己嘴里流出的口水,朱柏感觉自己的肉枪似乎要爆炸,但是现在还不行,至少也要等到口水完全流进紫嫣雩的嘴里再说。

  在感觉腮帮子有些酸麻时,朱柏猛地将最后一口口水吐进紫嫣雩快要溢满的小嘴,然后示意对方吞咽进去。

  看到朱柏的动作,紫嫣雩无奈地收回舌头,樱唇闭合,咕噜一声,吞进了第一口的口水,带着臭味的口水让她有些恶心,但是在看到朱柏痴迷中带着疯狂的眼光时,她竟然又觉得兴奋起来,咕噜咕噜几大口的将口水完全地咽进肚子,末了竟然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就在朱柏忍耐不住想要将肉枪进洞之时,紫嫣雩一个翻身,又将朱柏坐在身下,原来她比朱柏更加的性奋了。

  只见紫嫣雩玉壶外已是流水潺潺,她在玉龟上刮弄了几下,然后猛地往下坐去。

  这般一坐,朱柏的肉枪立时直没尽根,「啪」一声,是紫嫣雩的翘臀撞击在朱柏肚皮上的声音,二人不约而同「嗯啊」一声。

  朱柏那行物事,虽逊罗开甚多,但份量却不弱,算得脑肥身粗,挺硬如铁,就嫌长度一般,稍为美中不足。

  紫嫣雩虽无法触及深处,亦感胀满难当,她双手撑在朱柏的胸口,腰臀上下套弄起来,提落之间,粗大的龟头每刮着玉壁,真个舒爽难言!见她才一上马,便已急不及待,匆匆急提数十,只求剎痒。

  而朱柏被她一阵急攻,龟头立时又酥又麻,几乎抵挡不住,连忙叫道:「慢住,慢住!如此急投猛捣,叫人怎吃得消。」紫嫣雩听见此话,立时不敢妄动,她和朱柏耍玩子,今趟也不是第一次,知他定力向不甚坚,倘若便此抛戈卸甲,实是大煞风景。当下微微笑道:「还是由你来吧,免得你说人家存心撮弄。」朱柏自然不会拒绝,匆匆爬起身来。

  紫嫣雩乖乖地仰倒在床,粉腿大张,玉臂前伸,拉着他的手道:「来,把我抱住。」朱柏身为王爷,除了朱璎外,每与女人在床上干事,便只有他作主,岂会像紫嫣雩这般。

  但不知为何,朱柏竟然心服情愿,还觉这样实是另一番趣味。

  朱柏俯下身来,肉贴肉的将她抱紧。紫嫣雩双手环上他脖子,在他耳边道:

  「来吧,还不快快进来。」说着已探手到他胯下握住枪茎,把个头儿拉近花户。

  朱柏腰肢微沉,龟头轻易地破开肉壁,整根肉枪已然直闯而入,又是一个尽根全入。

  只感觉玉壶一胀,紫嫣雩轻轻一颤,被填满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她禁不住娇呼起来:「好美!不要停下来。」朱柏正待要说句话儿,但一张娇嫩清香的樱唇,竟尔凑上前来,牢牢把他口唇封住。朱柏当真乐个忘形,火火热热地把她香舌吸入口中,同时将舌头也挺弄到她的小嘴中,与紫嫣雩舌吻起来,当然下身也不忘顶刺。

  而紫嫣雩却不住挺臀迎凑,口里的一条小舌,宛如灵蛇般在他腔内四处游走舔弄,不知吻了多久,吃了多少口水,紫嫣雩方徐徐收回香舌,贴着他口边低声道:「你怎么不摸我,来吧,不要光是下面蛮干,也该疼一下人家其它地方。」朱柏见她骚淫入骨,尽把些言语挑逗,那还忍得住,马上又吸住她樱唇,和她打起舌战来,双手分握一对饱满坚挺的美乳,肆意揉捏起来。

  很快朱柏便不满足于手的动作了,他放开紫嫣雩的樱唇,吻上了她已是硬硬挺立的娇艳蓓蕾,先是用舌头好一阵拨弄,在紫嫣雩的细细娇喘声中,他的舌头在蓓蕾周围缓慢地划圈,还不时地用牙齿轻轻咬着娇嫩的蓓蕾,让紫嫣雩更加地疯狂。

  紫嫣雩紧紧圈住他脖子,一对玉腿高高地环起,围过他双腿。岂料腿儿这般一勾,二人交接处贴得更密,每一抽戳,龟头竟能隐隐触着花心。紫嫣雩心中大喜,不由叫道:「碰到了,终于碰到人家花心了,狠狠地弄人家。」当即挺高玉股,任他猛戳疾抽。

  朱柏见紫嫣雩已是被他干得娇喘不止,浪声连连,再加上龟头马眼碰触花心之时,就像是有一张小嘴在不住啜吸着龟头一般,让朱柏只感觉酥麻入骨,他咬牙抱着紫嫣雩的娇躯,急速而刚猛地挺动起来。

  不消片刻,已闻得「噗吱噗吱」水声四起,「噼噼啪啪」肉声不绝,朱柏的每一记出入,均带得花露迸溅四散,并且龟头次次深入到底。这回花心被噙,火热的龟头次次命中娇嫩敏感的花心,将花心顶得酥麻不已,销魂蚀骨的快感美得紫嫣雩爽呼不止,可乐昏头了,哼唧着道:「啊……又顶到花心了……啊……怎地这么爽美,你这回可比往日强多了,今晚你我便来个尽兴,好好地疼爱嫣雩」紫嫣雩的浪荡淫态让朱柏血脉贲张,肉枪被紧紧夹吸的快感让他无比爽快,他一边深入浅出地干着紫嫣雩的宝穴一边说道:「这个自然,能得与妳这个仙子共乐,今晚便是精尽人亡,也先得图个痛快。」紫嫣雩对自己的姿容身貌,向感自满,听得朱柏不住称赞,也不由心中欢喜双手搂着朱柏的肩膀,翘臀不住扭动着迎合操干,媚眼如丝地腻着声音问道:

  「嫣雩真的这么美么?」朱柏也不含糊,抱着紫嫣雩的翘臀一阵狂耸猛顶,房间内传来阵阵响亮的「噗嗤噗嗤」操干声,听到紫嫣雩腻死人的声音,朱柏连接顶了几下重的,连忙点头道:「妳也不知道,当初第一眼看见妹子妳,还道妳真是天上仙子下凡,阆苑仙姬再世,把我的魂魄一股脑儿都勾去了。不用说其它,就是望着妹子妳这花容玉貌,浑身骨头已酥了一半。」紫嫣雩此刻亦是春情勃发,尤其是朱柏的几下重顶,更是让她浪哼不已,冁然一笑:「既是哥爱看嫣雩,就好好看个够吧,但你可不能停哦。」朱柏双手支起上身,由上往下,紧紧盯着她的俏颜,说道:「妹子真的很美只怕这般望着妳,过不多久便要忍耐不住,要……要……」说到这里,真觉泄意将至,立即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不敢再妄进,硬生生停了下来。

  紫嫣雩也觉他龙枪颤动,生怕他便此了事,不禁急叫出声:「不可,千万要忍往,人家还想要呀!」不过,肉枪的动作一停,她便感觉到玉壶内立时酥痒难当,真个难受不已。

  朱柏也是闭起双目,强自死忍,在舌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这才将射意给他压了下来,方缓缓嘘了一口气。

  紫嫣雩也不敢挪移半分,生怕朱柏就此发射,将她吊在半空,双手把他抱紧:

  「你乖乖的收敛心神,不要乱动。」朱柏苦着嘴脸,说道:「你这个朱大哥真的没用,只要一望住妳这张俏脸,总是忍耐不住。」话才说完,又再埋头她有若天堑的深深乳沟里,舔磨吸吮起来此时紫嫣雩身上已挥洒了不少香汗,朱柏忍不住阵阵乳香的诱惑,用舌头在乳房洁白的肌肤上舔舐起来。

  乳房传来阵阵热流,紫嫣雩不由在朱柏背上打了一下,嗔道:「你又要来了就是不肯乖乖的听人家说话。」朱柏笑道:「谁叫妳这般迷人,实在禁受不住呀!」再次捧起她左峰,舌头的乳房上划着圆圈,直到乳房上沾满了他的口水,然后才将乳房含进嘴里,舔弄着因为情欲而勃起的蓓蕾,另一只手则在右边乳峰上来回旋磨揉捏,让本来已肿胀不已的双峰,更加地鼓胀饱满。

  紫嫣雩拿朱柏没办法,只得由他,而她自己也感觉不错。过了片刻,自己也渐入佳境,乳房上传来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不住由四方八面涌来,但是玉壶内却是更加的酥麻难忍,她忍不住喘息道:「嗯!人家受不了,你再动一动吧。」朱柏经过一阵休息,泄意尽消,肉枪泡在紫嫣雩的宝穴中,已是胀硬无比,听见紫嫣雩的说话,正合他意,那会迟延,当即提腰抬臀,肉枪从宝穴中抽出,只余龟头在内,带出大量蜜液,然后一个猛插,「啪」地一声,胯下肉袋打在阴唇上,发出淫靡声响。

  朱柏休息了这么久,肉枪开始大出大入起来。抽提数回,便觉今次比先前还要甘美,肉壁内的嫩肉,紧紧夹吸着肉枪,而且花心似乎也变浅了,龟头每一触及花心,便有一股吸力袭来,犹如一张自动吮吸的鱼嘴,真个畅美异常。

  紫嫣雩婉转呻吟起来,朱柏的凶猛动作让他的肉枪更加频繁地摩擦刮挤紧窄敏感的肉壁,带了让她酣畅淋漓的酥麻快感,紫嫣雩忍不住四肢缠绕在朱柏身上牢牢把他箍定,美臀往上奋勇项凑,想要朱柏插得更深,口里更是不住叫道:

  「好美呀!再加几分力,狠狠的干……」朱柏听她淫语纷纷,不由欲火攻心,再也不顾一切,忙忙撑身而起,蹲在她胯间,抬起那对修长优美的玉腿,往外大大分开。这一招大开中门,当真淫猥之极,只消低头一望,交接之处,无不清楚入目。

  只见一根粗黑的肉枪不住来回抽动,嫣红的肉唇紧紧包裹着黑黑的肉枪,在抽出时连带着玉壶内的嫩肉也被带了出来,更别提那潺潺的春水四处飞溅;插入时尽根而入,遗留在肉枪上的春水因为肉唇的阻挡,在肉根上便形成了鲜明的一圈水渍,随着抽送的动作而缓缓流到肉袋,最后滴落在床上。

  朱柏越看越兴奋,力度也越来越重,他将紫嫣雩的双腿几乎撑开成了一条直线,这样能让他干得更深,只见他深吸一口气,抽出肉枪,只留下半个龟头在外面,然后大喝一声,腰臀重重地往下一顿,「噗」一声巨响,肉枪完完全全地插入紫嫣雩的宝穴内,龟头竟然全部插入花心,两人的性器紧紧相交,没有了一丝缝隙。

  「唔……啊……」紫嫣雩被这一下重击弄得神魂颠倒,她的粉首猛地后扬,整个腰背都弓了起来。

  朱柏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采着了紫嫣雩的花心,他紧顶着花心,同时腰部缓慢旋转,带动着深入宝穴的肉枪也跟着在紫嫣雩的花心旋磨起来。

  被火热的龟头磨着敏感的花心,让紫嫣雩几乎要魂飞魄散,似乎有一阵阵电流在体内穿梭,紫嫣雩的花宫深处忍不住阵阵抽搐,如同发狂一般娇喘不止:

  「哦……死了……不要再磨了……死了……」享受着紫嫣雩宝穴内蜜肉的火热纠缠和夹吸,朱柏爽得直吸冷气,突然感觉到紫嫣雩娇躯直打冷颤,然后便感觉到一股股温热的激流喷射在自己的龟头上,同时玉壶内的夹吸感更加的强烈了,朱柏死命忍受着紫嫣雩的阴精喷洒在龟头上的快感,紧守精关。

  紫嫣雩连续喷射了八,九秒钟,将朱柏的龟头浇了个通透,她的翘臀向上猛顶,让花心和龟头更紧密的交合,腰臀狠命摇摆了一阵,娇躯这才瘫软下来。

  朱柏等了一阵之后,又开始动作起来,不过这时他的抽插动作也放缓了许多因为紫嫣雩此时宝穴仍在剧烈抽搐,虽然肉枪被夹得很爽,但是动作过大的话,他很快就会忍不住的。

  一阵子轻抽慢插之后,紫嫣雩慢慢恢复了过来,没想到朱柏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旋磨花心的功夫,让她一不小心竟然丢盔弃甲了,紫嫣雩很是不满,不等朱柏有所动作,她已主动地将一双美腿架在朱柏肩膀上,淫声浪语道:「快……快用力干我……不要怜惜……」朱柏哪能禁得起诱惑,也顾不得泄不泄的了,架着紫嫣雩的美腿,双手掐着她的柳腰,挺腰操干起来,「啪啪」地干穴声有节奏地响起来,享受着紫嫣雩穴内嫩肉的层层包裹,朱柏也忍不住叫道:「好妹子,你的穴儿好紧,夹得我好爽啊……」紫嫣雩淫兴正浓,任他为所欲为,柳腰翘臀也不住挺身相迎,「哎……好哥哥……你干得妹子好舒服……快……不要停……」。

  而朱柏此刻真如十餐九饿,提着她双腿,不住地狠劲戳刺。只见一条肉枪在紫嫣雩股间时现时没,每一抽提,便带得琼浆玉液飞溅而出。

  他又那会知晓,紫嫣雩自小在宫中练得一身淫功,以此来媚惑男人,再加上她那出水芙蕖的美貌,一般男子又怎能抵挡得住。

  朱柏一下子急提数百,已渐感忍受不住,但仍是苦苦撑持,尽力施为。

  而紫嫣雩却恰好相反,虽然先前已泄过一次,但她早已是身经百战,竟是越战越是得趣,娇娇痴痴的正是兴在头上,眉目之间,尽是浓浓春意,显然还未满足。

  一阵猛烈的操干之后,朱柏终于感难支,不得不放慢动作,但眼前的美景,却又舍不得不看。而在他眼中,紫嫣雩不但妩媚风流,且肌骨莹润,光是那对巍然挺拔的玉峰,已看得他欲火昂扬,难忍难耐,每当往前戳刺,便撞得乳浪排空煞是诱人,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眼里所见的一切,无不教朱柏火烧火燎,他一面紧握玉乳,食指和拇指捻住发硬的蓓蕾不住揉搓,一面发狠疾刺,每一下均是毫不怜惜地猛刺到底,,每一下均是用尽全身气力,每一下龟头都重重地撞击花心,然后顶着花心便一阵让紫嫣雩酸麻不已的揉动。

  宝穴内的酥麻快感让紫嫣雩忍不住娇喘浪呼,尤其是朱柏的龟头顶着花心不住旋磨,让她更是难以忍耐,舒服中夹杂着难受,终于她再次翻过身躯,将朱柏压在身下,两人的性器在翻动中仍然紧紧相连,而翻身后龟头又是重重地顶了花心一下,让紫嫣雩又是一声娇呼。

  紫嫣雩双手撑着娇躯,不住抬腰提臀,坐怀吞棍,火热的肉唇紧紧包裹着炽热的肉枪,每次提臀之时,总是一点点的慢慢提升,仿佛是舍不得肉枪从宝穴内离开;每次吞棍之时,亦是一点点的缓慢吞进,仿佛是用宝穴仔细品尝着肉枪的滋味,每当坐到底时,紫嫣雩又会忍不住柳腰轻摆,好让肉枪充分地顶触花心,口中娇吟不止。

  这样缓慢的动作之持续了几分钟不到,紫嫣雩就把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娇嫩的花唇来回吞吐着粗硕的肉枪,滚滚的春水顺着枪身直流而下,将朱柏的肉袋和阴毛乃至床单都打得湿透,而每次紫嫣雩用力坐套之时,她的翘臀便会在朱柏的肚皮上留下「啪」地一声肉响。

  先前紫嫣雩套弄的速度缓慢之时,朱柏还觉得非常的享受,尤其是花心吮吸着马眼时的酥爽快感,而当紫嫣雩加快了套弄速度之时,朱柏就难以忍受了,肉枪很快地酸麻起来,有种一射为快的感觉。

  不觉间又是百来下,朱柏终于给紫嫣雩的动作弄得忍耐不住,抱着紫嫣雩的柳腰使劲往下按住,腰部死命上挺,大叫一声,子子孙孙一古脑儿迸射而出,灼热的精浆一滴都不浪费地喷射进娇嫩的花宫。

  紫嫣雩亦将来临,花宫骤然给他热浆一浇,立时剧烈收缩,将朱柏的龟头紧紧包裹,滚滚热精浇灌着饥渴的花房,登时咿咿唷唷,浪叫不止,也忍受不住,一股股阴精喷涌而出,与朱柏一同双双丢个尽兴。

  高潮之后,二人性器相交,交颈迭股,相互抱作一团,舒畅满怀,不觉迷迷糊糊睡去。